谢谢前辈

那可以啊

不知道在说啥 就当是送给喜欢的小姑娘啦

@最多二两啤的 

【本来想用“您”  最后放弃了 跟喜欢的小姑娘表白说啥您呢

认识你是报告科长 好像挺晚了

我看文有个毛病 老是挑人 不是眼熟的不看

不敢看新文 其实好早就在首页看到过你 一直没敢看

后来报告科长认识了你 小心翼翼点了关注 有次晚上失眠 就把关注列表里所有人都翻了一遍

终于找到你啊

——————

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honeymoon

不管是大骗子壳还是白皮崽都太可爱了

还有XB番外 【现在好像没了?

妈妈桑蟒和方大娱记的爱情也是 狗血得清丽脱俗 套路得情理之中

太喜欢了 想全部存下来

开始的时候试过截图 也试过文档复制 还手动一点一点把图链打成文字。

可以说是毅力max了

文荒的那段时间就缩在被子里看honeymoon

觉得整个世界又甜回来了

——————

点特关记得好像是投行的时候吧 之后是机车仔和大佬的故事 还有千谎百计 这三篇不分伯仲 都巨喜欢

还有89757 看文那会儿连文名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后来掉了老林的坑

还有一边嘬炒螺蛳一边看春味的时候

还有上课上了一半躲到电梯间 看易燃易爆炸更新 被德育主任抓住 非常赤鸡了

还有睡前看那篇请帖喜帖 愣一下然后哭得唏哩哗啦

认识二两这么久啦

——————

二两腿长两米 总攻气场 

但应该是个容易心软的人吧 天天宠粉

好多篇都是妥妥BE最后还是HE了嘻嘻嘻嘻

千谎百计也好 零上也好 领带也好

纯BE好像只有请帖喜帖那篇

HE好 HE好 HE好

看这样的文太幸福了 

虐得肝疼 最后塞一嘴糖

又爽又甜 保护了玻璃心读者(xiangwo

——————

AL是我的第一个RPS圈 第一次tag里面撕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心脏变成一大颗注水牛肉粒 好累啊 也太不友好了吧

然后看到了二两的小论文

说的真好 精准地在我心上划拉一刀 注水牛肉粒变成充水气球了 水哗哗地往外倒

无敌羡慕二两大心脏 

后来有次二两也锁过文 

才知道每个人都有这么几天消沉 

消沉多正常啊 有人陪伴总能走下去

——————

记得二两开始的时候是偏壳 后来爱上崽

我反一下 好早就喜欢崽了 后来认识壳

越来越了解他们之后才哇哇大哭 他们真好

也能理解cpf转cf的心情了

他们值得我们的爱 不管来自谁 都是鲜活的真心

——————

我话好多

要缓缓了 攒点话下次告诉你

写太多你看着也烦

——————

写到最后我问自己

二两在我印象里是什么样的?

是文手 是AL派诗人 是总攻 是个喝酒十分厉害的小仙女

也是个同路人吧

我从别圈过来的时候 学了言多必失 从8月里约入坑到遇到二两 从来是红心蓝手 基本没有评论

有次在二两的lo下评论 被回复了 自此话越来越多

真喜欢和你聊天啊

后来还试着割了腿肉 不咋好吃虽然

总算是在ALXB留下了什么东西 我来过 我还没走

这样就很好啦

接下来的日子也要好好做二两的迷妹啊

我们一起往下走吧 会有前路

mua❤️

【昕博】过日子

*产粮抵丧

*絮絮叨叨式无脑甜

*退役同居设定

正文

01

今年夏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热得出奇。

方博刚参加完一个活动往家走,腾腾的暑气蒸得他口干舌燥,正好看到路边卡车上西瓜滚圆,就随便挑了个大的捧回家。

开门进去的时候,有冷气扑出来。客厅的电视开着,却没看到许昕。

他嚷了一声:“许昕!有西瓜!”

没人应。

他放下西瓜,到卧室转了转,还是不见人。

人呢,他想,但也没多着急。他慢慢晃到茶几旁边,把自己扔到沙发上。

身上本来有一层薄汗,现在都缩回去了,方博凉快得舒了口气。

手机就在兜里,连着振了好几下。

方博想起来今天答应了几个老粉要直播,可就是浑身懒懒的,一点儿不想动。他整个人往下滑,半抬着头,看电视上放了一半的综艺节目。

02

许昕本来在阳台打电话,话说了一半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草草结束了对话,走到客厅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方博——躺成一大滩,还是液态的。

他走过去揉揉方博的头毛,揉来一手的汗。嫌弃地撇了撇嘴,在方博旁边坐下来。

那位大爷也丝毫不动,继续看电视。

其实在等许昕看到地上的西瓜。

03

许昕这瞎子,一点儿没看到。

他推推方博:“去洗澡了,等会儿中暑。”

方博皱皱鼻子:“不去。今天外面太热了,差点没累死你博哥。” 发现许昕盯着他,又有点怂地补一句,“我歇会儿,歇会儿,马上去。”

许昕一点儿没心软,都这么多年了,要是没人管,这“马上”能变成一下午,最后中暑难受的又是方博自己。

“快点去。”许昕把他拽起来,“你等会儿不是还要给你粉儿直播吗,你就这么给她们直播啊?”

赶羊一样把他赶进浴室,顺手关了门。

转过身来看到地上绿油油一大个,笑着摇摇头,这小祖宗从来不会挑水果,也不知道这次挑了个白瓤还是厚皮。

04

方博扭头正对上镜子。

退役几年,脸又圆了。

前段时间跑活动,以前的眼袋也回来了。

博哥的高富帅形象又没了。

唉,都怪许昕。

不过怪许昕什么呢?许昕刚和他公开那段时间,新闻媒体狂轰滥炸。虽说压力是一起扛过来的,许昕扛得更多。

有次他帮许昕揪白头发,心里胀胀的,沉默了半天说:“许昕,你分我点吧,我也能扛。”

许昕把他揽怀里,语气还是上扬的:“那怎么行啊,等会儿压扁了我们一米七多大高个儿。”

见方博挣着要抬头,他揽得紧一点:“博儿,天塌下来,我们都一起呢。”

05

许昕半天没听到水声,又催:“磨叽什么呢方博?等我一起洗啊?”

滚滚滚滚滚滚。

不管了,就是怪许昕。
许昕连他挑的西瓜都没看到。
亏他今天没开车还捧着西瓜颠啊颠地赶回来。

06

许昕催了方博,满意地听到了水声。他一刀劈了西瓜,西瓜应声变成两瓣。

瓜瓤通红,汁水滴下来,是独特的香甜。

哎呦,没想到这次方博挑了个正好的。

“许昕!洗发水没了!”

“你先用我的呗。”许昕踩着拖鞋啪塔啪塔走过去,捏着嗓子,靠门边:“先生~西瓜拿勺子挖着吃还是给您切块啊?”

里面半天没声音。

许昕敲敲门:“方博儿?”

“都要!一半一半!”

嚯,这么麻烦。

摇摇头,还是得给祖宗折腾瓜。

“你快点啊,马上要直播了。”

07

方博是踩着点出来的,差点就晚了。他头发还没擦干,往下滴着水,人还没坐下来就点开直播。

“不好意思啊大家,不好意思,有点晚了。”

〔来啦来啦!〕

〔博哥刚洗完澡欸〕

〔美人出浴图^q^〕

〔prprprprprprprprpr〕

人气早就不如几年前,小姑娘们的语气却是一点没变,方博恍惚好像又回到过去,表情一下子柔和起来。

“祖宗诶你穿双拖鞋啊。”许昕忽然跑到他后面,正出现在镜头里。

他往地上扔双拖鞋,把毛巾盖他头上,揉狗一样揉两下。

〔啊啊啊啊啊啊昕哥下午好啊!〕

〔蟒爷我错了!〕

〔报告昕哥!刚有人觊觎嫂子!〕

弹幕一下子爆炸。方博从毛巾里挣脱出来,恶声恶气地回头:“你快走走走!今天是我直播!没看人家小姑娘都吓坏了?”

“还小姑娘呢,这么多年,小姑娘都成老阿姨了吧?”

〔昕哥怼粉属性万年不改qwq〕

〔老阿姨哇地哭出声〕

〔老,老阿姨……我们还是花季少女好吗!〕

方博笑出褶子来,正想帮着小姑娘怼回去,许昕叉了一块西瓜塞他嘴里:“吃你的瓜吧啊。我到里面去了。”

又转向屏幕:“我看着的啊,别太过分了。”

〔好的昕哥!明白了昕哥!〕

〔护妻狂魔蟒!〕

08

走到卧室,许昕点开了方博的直播。

傻不傻,就在门口,还一定不让自己在旁边。

他盯着屏幕那一边半天不眨眼的小圆脸,傻得像个二十出头的小子。

他忍不住发了条弹幕。

〔方博小可爱〕

方博大概正看到,耳朵噗地红了,装作冷静地去回答下面的提问。

〔西瓜是昕哥挑的吧嘻嘻嘻嘻嘻〕

方博立马反驳:“才,才不是。这西瓜我挑的,特别甜。许昕他会干啥,他,他也就会油嘴滑舌了。”

说完还虚张声势。

“哼。”

09

小祖宗啊。

许昕想。

他真是嫌弃得不得了。
他也真是爱得不得了。

10

这就是过日子吧。

-END-

不管说什么都好啊只要和我说说话就好了!

【昕博】不许笑

00

如果对方一笑自己的运气就会变差。

01

胖球小学的许老师,是个每天都高高兴兴的老师。

这天下课他回到办公室,看到歪脖校长站在他的办公桌前等他。

许老师哇,你上次不是向学校申请职工宿舍吗?这个已经批下来了。不过学校的条件你也是明白的,不是很好是哇,你得和这位方老师拼一间,你看行伐。

行啊!许老师当然行。歪脖校长身后那位应该就是方老师吧?没见过,新来的?欸——这怎么苦着脸呢?

许老师友善地在脸上咧了一对扩弧,伸出手:“方老师,你好,我是许昕。”

空气凝固了一会儿。

苦着脸的方老师伸出手:“方博。”

02

单身大男人搬家,也没收拾出来什么东西,草草堆一堆就搬进宿舍里。

许昕本来以为自己的东西够少了,没想到方博的东西更少,两个人沉默着摆好了东西。

许昕其实也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方博都只是点点头,要么嗯两下。

整了东西,方博就走了,当天晚上没回来。

这室友咋这样呢?许昕想。

不过没关系啊,横竖自己的日子没什么变化,还省了房租。

赚。

03

方老师果然是新老师,还没分到具体班里,这几天就跟着老教师到各班里听听课,在办公室帮忙改改作业什么的。

唯一奇怪的就是,方老师永远苦着脸。
特别可怜。
非常委屈。
人生道路充满荆棘。

许老师上课时,有时候看到方老师坐在教室角落里,黑色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好像在记笔记。

班上的小孩上课途中会悄悄扭头往后瞥一眼。许昕听到他们说:方老师为什么不高兴呢?

嗯。人民教师应该给孩子们带去正能量。

许昕决定了,要带领新同事感受一下同事爱。

他下了课,看到方博从后门匆匆走出去:“方老师!方老师!”

喊了几声,方博没有回头,许昕小跑上前,友善地笑出牙床,在楼梯口一把拽住方博的手臂:“方老师,你今晚有空吗?我们办公室老师晚上去聚个会。”

结果方老师皱着眉,扒拉开他的手:“不好意思啊,晚上有点事。”然后噌噌噌地就上楼了,头都不回,特别着急,和一个同样匆匆的小朋友撞了一下,把人家撞倒在地。

方老师赶紧把小朋友扶起来,自己逃一样跑了。

可是方老师的黑色笔记本掉在了地上。
许老师走过去,捡起来,再抬头方博已经不见了。

许老师没忍住好奇心,偷偷瞟一眼正翻开的那最新的一页——

【笑笑笑,笑p啦。】

许老师长年累月的大扩弧消失了。

不,不是。
这是说我?
我和他之前认识吗?

04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许昕把这些破事儿一五一十讲给自己的亲师兄,马老师听。

马老师嚼着锅包肉,眼睛盯着微信,敷衍地点着头。许昕说得起劲,也没管对面到底听没听。

讲到马老师伸个懒腰,打算回去午休的时候,许老师差不多也说完了。他拿出武松打虎的气质,豪迈地灌了一碗汤:“师兄,你给说说,这方老师到底是咋回事儿?”

马老师茫然抬头:“哪个方老师?”

两个人沉默地对视了十秒。

“就我一直在讲的那个,对我苦大仇深的方博方老师啊!”许昕气急,“诶呦哥啊!敢情我讲这么久你压根儿没听?”

又挤挤眼睛,伸长脖子使劲瞄:“和狗哥聊着呢?”

马老师面子上挂不住,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收,刷得站起来。

“别胡说啊大昕,我刚听着呢。不是方老师吗,我看人家就是喜欢你。”

光辉的人民教师许昕同志,此刻内心宛如一个被大虫撂翻的武松。

05
听了师兄的话,许老师蛮纳闷的。

他躲在办公室的电脑后面,谨慎地瞄了一眼对面的方老师。

方老师正喝了一口水,两颊鼓鼓的。眼睛盯着桌子上厚厚一沓学生的试卷。

过了一会儿好像看到了学生胡诌瞎写的答案,噗地一下笑开来。又赶紧抬起头看看,生怕惊动其他老师的样子。

许老师回过头盯着自己的显示屏,课件正整到啮齿动物那一栏。

他看看显示屏上的那只仓鼠。

又抬头看看笑成一小团的方老师。

于是许老师不由得也跟着笑了一下。

心情好像变好了。

而且他觉得这个笑容莫名熟悉。

06

自从看到过方老师不苦的脸,许昕觉得好像怪怪的。

身边开始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

像什么挂好的衣服一扭头就掉到楼下啊。
放在口袋里的皮夹子临到付款就不见了啊。
还有一次熬夜做好的课件,第二天上课打开却是空白的。
让课代表去办公室电脑里拷原件过来,居然还是空白的。

最近不是水逆吧?

下面的一群小猴子吵吵嚷嚷闹开了。
许老师难得收了笑脸,敲了敲讲台,翻开书直接讲。

越讲越郁闷——昨天晚上明明保存了啊!

阴沉了脸,听到教室后方的两个女孩子在说小话,停下讲解,朝她们的方向瞪一眼。

于是余光瞥到坐在最后的方老师,许昕忽然发现,一向来很苦的方老师居然又嘴角上扬。

嗯?

挺好看的。

欸不对啊?他笑啥呢?

07

方博是一位新晋人民教师。
他有一个秘密。

有个人一笑,他就会倒霉。
而那个人还是他的暗恋对象。

啊。
糟心。

08

方博第一次遇到许昕是在大学里。

那时候他刚读完了大一,准备了很久打算换专业。统一考试前的复习天昏地暗,精神恍惚差一点迟到。匆匆奔向考场的时候,在走廊上撞到了一个眼镜男。

他那时候正是急躁又紧张,含糊地抬头道了个歉,看到对方一咧嘴说没事,就继续向考场赶。

他到了考场,急急忙忙找准考证。在包里翻,口袋里找,笔记本一页一页看,不见踪影。

来不及了,方博急得气紧,却也只好又跑出考场,原路返回,在走廊上一路寻。

临近傍晚,阳光说不上强烈却很是热情,橙红地打在地上。他心如擂鼓,只是边跑边低着头,在走廊上搜寻。

他迎面碰上一个大高个儿。

然后他看到一只手伸过来,递的是他的准考证。他抬头,看到对方是自己刚撞到的眼镜男。

“你刚掉了。”那个眼镜男说。

方博很是感激,他说:“谢谢。谢谢。”

“没事哈,应该的。”对方没有在意,一双耷拉眼里全是笑意。

他正愣,对方已经走了。

于是方博也跑回考场,进门时脚却一软,啪唧一跌,惊天动地。吓得监考老师走下讲台扶他。

摔得蛮重。方博站起来,心里莫名其妙——咋突然就摔了?

不过到底是赶上了。方博坐在椅子上等发卷,手揉着摔青的膝盖,忽然感到一股暖气从地面向上蔓延,一点一点充盈全身。

他的眼前慢慢描摹出一双耷拉眼,充斥着走廊一侧涌来的暖阳。

于是安静的考场里,方博听见自己身体中砰砰的鼓声,埋下头,只露出泛红的耳朵。

09

第二次遇到许昕在大学门口的鸡蛋灌饼摊,距离第一次已经蛮久了,是一个带雾气的清早。

摊饼的大妈忙得恨不得能手脚并用,找了个篓放了点零钱,就摆在旁边地上,买的人自己付钱自己找零。

方博本来只是出来给自己买早点,排队的时候无事可做,漫无目的地往后一看,看到上次考场外的那个耷拉眼正和旁边人讲话。

连平常说话嘴角都是上扬的。

他背一僵,装作自然地转回去,低头在寝室群里问了句谁要带早点。

哪知道寝室里那群混蛋一个个秒醒,并且开始点单。这个不要葱,这个不要榨菜,这个要加脆饼。

还有人说要给隔壁哥们儿带一个。

方博极其郁闷,但还是对着手机上一个一个的要求念,念得大妈撇了嘴:“小伙子啊,我给你一个个做,做完了你价钱自己算,成不?”

方博愣了愣,点点头。可是大妈动作麻利,还没等他算完一个,五个饼已经放在他前面。

大妈说,赶紧付完钱让个位子啊,让后面的人点。后面排队的人也是伸长脖子往前面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慢。

方博脸有点热,手心里也冒了汗,心里越是急算得越是乱七八糟,好久没算好,他一皱眉,干脆放了一张五十,没拿零钱就准备走。

“诶诶诶诶,你没找钱呢!”他听到有人拦,非常尴尬。怒极扭头,见是那个耷拉眼。

一大群排队的人把头抬起来,都盯着他。

方博闹了个大红脸,又气又窘。

“我我我拿不过不要了!”

然后方博转身欲走,就看见那个耷拉眼噔噔噔跑过去蹲在地上,拿一张纸币又数几个硬币,再起身跑回来。

“你拿着啊,我刚给你算过了。”那人一脸春光灿烂,用纸币把硬币叠进去,塞到方博上衣口袋里。

方博手里提着饼,看着对方一年四季不换的笑,整个人都是懵的。

突然他听到手机响起来,他手里是油乎乎的塑料袋,一抓一个油印,只好叫住了刚走几步的耷拉眼:“同同同学!”

那个人转过身:“咋?”

“你能不能帮我掏一下手机......哎谢谢。按个免提行吗.......哎好谢谢......咋了东子?”

电话那儿传来张煜东火急火燎的声音:“博哥!大番刚说他人不怎么舒服,我们哥几个儿带他去医务室一趟,早饭你买一个人的吧,我们都不要了啊!博哥这儿挺急的我先挂了!”

方博领着四人份的早饭站在离煎饼果子摊五步远的地方呆若木鸡。

帮他拿着手机的耷拉眼也抿着嘴看他,啥都不说。

方博机械转身,嫌弃地看看手上的饼,热气糊在塑料袋上,一层薄薄的水雾。

耷拉眼叫他:“同学你手机......”

方博转回去,盯着对方:

“你吃煎饼果子有忌口吗?”

最后他和耷拉眼一起蹲在路边,一人吃了两人份的早饭。

10

后来他知道了那个耷拉眼叫许昕,读大四,毕竟师范学院男生不多。

他也慢慢知道了那个人能说会道,性子随和,还会打乒乓球,喜欢他的小姑娘一波一波的。

他后来也在人群中碰到过许昕几次,不过对方并不认识他。倒是方博自己有时候偷瞄人家一眼,总是能看到对方的傻笑。

然而灵异的是,之后的不久,方博就会立刻倒霉。

什么摔倒啊迷路啊,坐车坐过头啊,寝室钥匙锁里面啊,这都是小事情。

他还碰到过从四楼教室翻下来的花盆,突然缺一块的阴井盖,十字路口突然转弯的小车。

博哥真觉得自己有生命危险。

11

保护自己人身安全的最好办法就是不看许昕。

但是每次许昕在附近的时候,即使中间夹着一大群未来女教师,方博就是能感觉到。

不为什么。方博自个儿也纳闷,反正就是会突然抬头,然后许昕的括弧脸就啪地拍在他的视网膜上。

每当这时,方博总想把自己的眼睛抠出来。
然后战战兢兢地在宿舍里躲一整天。

其实吧,方博想,如果他抬头的时候许昕没笑,他也是不会倒霉的。

科科。
还是不看许昕比较现实。

12

思虑再三,方老师决定,为了祖国未来的教育事业蓬勃发展,自己这种教育之光,绝不能因为一个灵异规律,被自己的暗恋对象给笑死了。

他精神紧张了一整年,然后许昕毕业了,再也不出现在校园里了,他才重新开始正常生活。

其实习惯还是挺难改变的。

比如他好好走路,突然走到对面,远离居民楼。

比如他出门前摸五遍口袋确保自己带了钥匙。

比如他乘地铁从来不坐空位,站在门边扒拉着杆,生怕到站却被挤得下不了车。

其实他不必做这些,反正许昕也走了,看不到许昕的大扩弧,方博的日子顺利了很多。

但是他还是难以改变自己的习惯。

就像他难以改变自己在临近傍晚的时候,看橙红色的天空,想起递准考证的那张笑脸。

13

转眼,方博也要毕业了。

拍毕业照那天,他路过自己曾经换专业考的那间教室,单侧的阳光软和又温暖。

方博的心里湿答答地冒起了水泡,好像一片沼泽地。

毕业了,要好好走自己的路了。

首先要找个好工作,再找个好看的女朋友,谈几年就结婚。养一个懂事的小孩,等小孩大一点,就可以向他吹牛逼了。

你爸爸年轻的时候认识个人,哎呀我和你说那个人,耷拉眼,没鼻子,视力还特别差,就是个瞎子。

而且他还特别欠揍,一看到他笑你爸就要倒霉。那时候你爸特想揍他,只可惜没揍成。

为什么看他啊?.......

我也不知道。

方博揉揉耳朵。

回家了回家了。

垃圾运气都见鬼去吧。

还有你许昕。

再见。

13

后来找工作找个半死不活,终于来到了胖球小学。据说这学校很缺年轻老师。

走完程序后,圆圆的歪脖校长通知方博明天可以来跟课了。

走前还问方博有没有地方住,学校提供职工宿舍,就是要和别人拼一间。

行啊!方老师当然行。

也不知道将来的室友好不好相处。

人好的话,给他带鸡蛋灌饼做早饭好了。

-END-

谢谢你们啊 爱你们

想写一个 小神仙的故事

最后偏离脑洞十万八千里